本網頁之時間表出現更新問題,如有任何查詢,請致電91012229 或 電郵至info@cstalumni.hk。
文章

香港的家,詠春之家

刊登日期: 2015/06/17

香港的家,詠春之家

Nima King

收錄於< 詠春寶典 新編> 下冊


我自1999年開始練習詠春拳術,至今詠春拳已不止是一種興趣,而直接是我生活的方式;這方面全受惠於師公徐尚田師傅及其香港的拳館。

  首次與師公相遇是2 0 0 4 年的事情,當時得見他如何不費勁地便能運出強大力量,不禁目瞪口呆。因此,我於2005年決定移居香港直接跟隨師公學習。幸虧當時作了這個抉擇(再加上之後的一點點努力),自始我改正了不良的體態,身體無痛無壓,令生活也自在得多;在這段期間同時與友好成立了Pangea這家公司─現為香港其中一所最具規模的詠春學校─ 及與我深愛的妻子邂逅。

  徐師的詠春拳法,是我曾接觸的運動或活動中最為深奧的一種,然而,師公卻以最簡單的方法教授。回想2 0 0 5年,初到香港的時候,心想「香港式功夫訓練」必然以大量搏擊練習及實戰技巧為主,並配以高度複雜及只許秘傳的理論。事實剛好相反,徐師的詠春拳法非常簡單,完全建基於是否能活躍地放鬆肌肉及骨骼兩大系統─ 能放鬆即可以達至功夫的最高境界,師公稱之為「念力」(高度集中的意識力量)。

  因此, 在訓練的時候, 並沒有急速的搏擊技巧。師公反而一開始便要求我們只站不動,放鬆卻立正脊骨,完全放鬆肌肉,只以意識緩緩推動所有動作(意指第一套套拳「小念頭」)。簡單地說,徐師詠春讓人有能力把身體的力量發揮得最有效率。我並未能解釋清楚這是如何可能(詳細的解說請參照徐師著作的上冊)。同樣,讀者也很難相信藉這麼簡單的方法訓練後,我的力量已大幅提升,然而卻毫不費力,比體型為我兩倍的對手還要強。我的速度及反射反應也大大改進了。

  不過,相信更重要的,是無論生理、心理及情緒各方面的健康情況都有顯著改善,讓我切切實實地享受每一刻的生活。必須指出,這一切的變化,正值我需要面對五年前我家發生的慘劇─ 在慘烈的情況下,我失去了爸爸和十三歲的妹妹。直到現在,仍會有人問及我如何好像能輕易地克服了慘劇帶來的影響。我每每把原因歸於自我成長及對意識運作更深認識這兩項從練習詠春拳而得的成果。

  師公徐尚田師傅品性純良、謙卑,是所有弟子的典範。縱然已屆七十九,他仍經常面帶笑容,是我所識當中最開朗者之一。過去數年的訓練,與師公緊密相處(訓練時間每星期可達三十小時),但從沒聽他說人家半句壞話。

  師公待人接物,處處展現仁慈、平易近人的一面。記得移居香港的最初數個月間,下腹突然出現小腸氣病狀,疼痛不已(及後須動手術才能治癒)。我求問師公對治初發小腸氣的方法;他的建議是找醫生診斷。翌日,還記得正下滂沱大雨,當我到達拳館後,師公遞給我一條小腸氣腰帶,是他與師婆當天為我而買的,並且拒絕收回款項。我實在無言而對,感激萬分。在我面前的是一位年過七十的功夫大師,知道我初到異地,出於純粹的仁慈,走出傾盤大雨中,特意為我購買小腸氣腰帶,好讓我舒坦一點。師公就是這樣的一位老師。

  正因他這種可愛的人格,師公身邊不乏和善的門生,令拳館成為學拳者嚮往的地方。我有幸與師公其中幾位門生建立了緊密的關係。縱然彼此間存在着明顯的文化差異及語言隔閡,仍不礙我視師公及其大部份門生為一家人。

  我衷心感到師公已把詠春「內涵」這份禮物送了給我。惟一回報師公的方法就是把這份禮物廣傳開去,盡力傳遞給更多願意接收的人。

相片
  • Photo Gallery
Top